小野山参的功效(野山参的主要功效)

第一章 这就结婚了?

秋风还是带着一丝夏日的燥热。

山间的风吹在陈海明的身上,本来还不算很累的他,懒洋洋呆坐在路边的树下,望着漫山遍野的果树发呆。

“啊~生我养我的土地,你的大帅B回来啦!”

猛地。

陈海明大吼一声,山林中的鸟儿都被吓得四散飞起。

“你是海明?”

一个声音传来,陈海明连忙回过头去。

却见到自己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一位老妇人,正一脸诧异的望着自己。

“李婶儿?我回来啦!我去,您干嘛啊?”

陈海明笑嘻嘻的回答着,刚准备再问几句,李婶儿见了鬼是的突然扔下手中的簸箕,转身就往村子里跑。

“搞啥子啊!我又不是鬼哦!”

陈海明默默的吐槽了一句,捡起地上的簸箕,不紧不慢的跟在李婶儿的身后。

只是李婶儿的脚步还是快上一点儿,没一会儿就远远的甩下了陈海明。

陈海明也不介意。

回来了,别的地方也没去,只是快步地回到自己的家中。

“想来已经七八年没回来了,估计家中都没法住人了吧!看来又要收拾好久了!”

一边想着,陈海明不禁加快了脚步。

他的家就在村子的最角落里,陈海明是孤儿,偶然流浪到小李村,当年村子里的老一辈可怜他,给他盖了一间土房子。

虽然不好,但陈海明早就把小李村当成了家。

只是横穿村子的时候,村子里的村民们都躲在门缝儿中看着自己不停的偷笑。

越是这样。

陈海明越是觉得一脸懵逼,由慢慢的走,变成快步地跑起来。

“乡亲们怎么回事?难道他们知道我在军队里的身份了?”

“回来啦?”

“是啊!刚刚村子里的人……啊!”

陈海明正在想着,突然身边一个甜美的声音响了起来,陈海明下意识的就回答了,只是回答了两句,他突然反应过来了,转头一看,自己家小院里一个漂亮的小姑娘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不禁吓了一跳。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陈海明明显愣了一下。

“她是你媳妇儿!怎么就不能在你家里?”

这时候,一个苍老的声音穿了过来,陈海明连忙回头看过去。

一名白发染鬓的老者正拄着拐杖看着自己。

“我说村长,这是谁啊!怎么是我媳妇儿啊!我当年走的时候还是个孩子啊!”

说着,陈海明还委屈巴巴的看着村长,一脸蒙逼。

“我定的!”

“这孩子也是孤儿,你走的时候我们在山中遇到这个迷路的小姑娘,也没名字,我就叫她李雨凝。最后想想,没地方容身,索性我就做主让她嫁给你,人家小姑娘都同意了。”

“怎么着?你当了两年大头兵有出息了?这么好的孩子还配不上你?”

村长虎着一张老脸。

村长原名叫做李治国,战争年代的人,打过仗,得过奖,最后还是放不下自己的村子,回到这里当了村长,一当就是这几十年的日子,也算是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村子吧。

“不是……”

“不是什么?”

村长的拐杖咚咚咚的拄在地上,望着陈海明怒目而视,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

“村长……”

陈海明只能低头看着,既不答应,也不拒绝。

“就这么定了!”

“哼!哪儿有什么道理,这孩子这么漂亮,这三四年人家在这里等着你,你还有什么话说!天大的福气落在你身上,你还不知足咋地?”

村长一说,伸手就把一直沉默不语的小姑娘伸手拉过来,火爆的脾气和身手丝毫不像一个七八十岁的老爷子。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明哥,我走就是了!”

小姑娘一直都不说话,小嘴一扁,竟然哭了出来。

说来也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一直都安心安意的等着这个素未谋面的未婚夫回来,可是回来就被这样的嫌弃,自然心中是委屈万分。

“小凝儿你别哭,老头子给你做主!你让这臭小子说完!”

“老头子还不信了,天大的好事落在他头上,他还不同意,咋地,你还想上天呐?”

李治国连忙抓住小凝的手,转头瞪了陈海明一眼。

娘的,这是村长还是活土匪啊。

陈海明一头冷汗,想起小时候被李治国撵着打的时光,心中就是一阵发憷。

陈海明赶忙走到门口堵住门,略带歉意的说道:“不是不是,李凝,不是,凝儿,你听我说,我没有半分嫌弃你的意思,你看你长得那么漂亮我怎么可能嫌弃你!我只是现在还没有办法接受!你让我缓缓!”

“真的?”

“真的!比真金白银还真。”

看着李雨凝怀疑的眼神,陈海明毫不犹豫的伸手比出一个发誓的姿势。

比划了半天,李雨凝的情绪才缓和下来。

望着面前这位肤白如雪,五官标致,身材婀娜,放在十里八村都是出挑的美人儿。按理说正常人巴不得捡个这么大便宜呢,陈海明这就是纯矫情。

只是…

这特么的就结婚了?

陈海明一个头两个大。

“行了行了,既然你们这也差不多了,来来来,小子,我给你看看这些年我把你后院的一块田改成什么样子了!”

李治国见陈海明不在拒绝了,拉着他和李雨凝就要出门。

一推开门,一个年轻人就撞了进来,见到李治国,穿着粗气,穿着粗气,快速的说道:“村长,你快去一趟吧!李狗子不行啦!”

“什么?”

李治国一听,撒开两人,转身跟在年轻人的身后就快步地跟了出去。

“李瘸子??”

陈海明转头看着李雨凝,有些疑惑,自己的印象中小李村里没有这个人啊!

“就是前几年的那个李苟,之前上山采药,摔坏了腿,现在半条腿都瘸了,叫着叫着就成这了。”

李雨凝说着就拉着陈海明赶忙追上去。

这村子七八百户人家,李姓占大半,是大姓,所以叫小李村。如今李家人出事,李雨凝虽然是半吊子出家但也算是一份子,着急忙慌的。

两人脚步不慢。

不一会儿已经到了。

村里的一片土地上,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男子正躺在地上,腿上红肿溃烂,口吐白沫。

第二章 神的右手

“村长,村长!你看,李狗子中毒了,怎么办啊!”

村里人三五成群,焦急的看着李治国,虽然李苟这孩子现在脑子不好使,但是为人还算是非常的好的,经常给大家帮忙,山里人,性格都善良,一时间各自出着主意。

“送县城吧!”

“吸毒,我听城里人说吸出来就好了!”

“吸个鬼,我瞅着是应该放血吧!”

周围人叽叽喳喳的不停的说着,村里人没啥文化,只有村长李治国一个人不断的看着伤口。可李治国越看眉头皱的越紧,一张老脸快拉到了地上。

“行了,别吵了,狗子被七步蛇咬了,这会送县城都晚了!准备一下吧!哎,救不活了啊。”

看完伤口,李治国骂了一声,无奈说道。

村民们一听,登时安静下来,他们面面相视,感到有些泄气。小李村穷山僻壤,靠山吃山,他们自然知道七步蛇的毒性,在缺医少药的小李村里,被这种毒蛇咬到,基本宣告命不久矣,凉了。

“那什么,村长,不如让我试试呗?我在部队里是当军医的,您忘了?”

就在大家都在伤心的时候,陈海明尴尬的举了一下手,小声的说了一句。

军医?

这句话无疑是让大家再次有了希望!

“什么?”

“海明你说真的?苟子真的还有救?”

大家一听,都开始大声的说起来,李苟的父母也快步地跑过来跪到地上。

“别别别,你们把他抬进去,这病我真能治。我治病的时候不喜欢别人看,救人要紧,咱快开始吧。不然一会李苟就真的彻底凉了!”

陈海明连忙扶起地上的两位老人,按住想要跟来的李雨凝,跟着抬李苟的几个人进房间,等他们一出去就关上了门。

望着躺在用两方桌子拼凑起来的小床上,陈海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待到房门关紧,陈海明犹豫了一下,他右手抬起伸出食指按住了李苟的伤口,心神一动。

李苟的伤口中竟然不断地有黑色的鲜血往外流出,还有很多快要凝固的血块。

不多时,伤口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了。

陈海明吐出一口气,坐在地上,静静的望着自己的右手。

这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的,那一次,他一个人出去执行任务,一伙贩毒的竟然想跟他同归于尽,引爆炸弹之后,陈海明就失去了知觉,等自己醒来之后,右手正好泡在制作毒品的原料中。

之后自己中弹了,本来是准备徒手扣子弹的,接过右手靠近,心中一想,子弹就出来了。

到现在为止他也搞不清楚这只手还能干嘛,只知道能治疗之类的小能力。

不过他一直叫这只手—神的右手!

“唔!水!”

正在回忆的陈海明突然被一阵呻吟声打断。

陈海明连忙站起身子,看着正在不断地伸手呼啦的李苟,陈海明一头黑线,一耳刮子就打过去了,“去你大爷的,你自己的口水都够你喝几天了!”

“你一回来就打我!”

“打你怎么了?今儿个我不打废了你!”

李苟挨了一下立马就站起来了,推开门跑出去,陈海明在他身后一边叫骂着一边假装要追。

本来还是满脸忧愁的一众村民们,一看到本来都快死了的人,竟然直接被陈海明救活了,顿时高兴得不行。更加重要的是,李苟瘸了好几年的腿竟然也在陈海明的治愈下恢复如初,这是神医啊。

“哈哈,明子还是厉害啊!要不说是当兵的啊!”

“那是那是,我看当年送你去当兵就是最好的选择!”

“那可不,看看现在又帅,又高。还会医术,这就是神医啊!”

看着一众村民不断地说着,陈海明只能尴尬的摇了摇头。

“好了好了!不要说了,他也累了,让他休息休息吧!”

看着不善言语的陈海明,李治国到底还是看着他长大的,出来打圆场。

“村长,村子里面还少个医生啊!”

“是啊,你看明子这!”

村民还是不甘心,张嘴连连问着。

一众村民们议论纷纷,一个个看杨致远双眼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小张村穷乡僻壤,被四座大山环绕,交通很不方便不说,更是清江市第一贫困村,根本没有医生愿意跑到小张村来。

小孩子得个感冒发烧也要跑个四五十里地到县里就医。

浪费时间不说,更容易耽误治疗。

如今见到陈海明把李瘸子给救活,连以前落下的腿脚毛病都治好了,他们怎么能不高兴?

那可是七步蛇,要命的玩意。

听着众人的议论声,感受着村民们炽热的眼神,陈海明忍不住就要答应,可是,最终他还是忍住了,因为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不不不,叔叔婶婶们,我这技术还是算了,要是大家有什么难处,我还是会帮忙的,这村医我怕我是胜任不了啊!”

陈海明说着连忙拱手鞠躬,不断道谢。

“好了别说了!不干就不干吧,赶紧的都散了吧,海明才回来,先休息休息!”

李治国说着,驱散了村民们。

等到人都散开,李雨凝才笑眯眯的扑过去,紧紧的抱住陈海明的手臂,不愿松开,胸前的柔软和温暖不断地从他的手臂上传来。

唰。

陈海明啥时候见过这架势,一张老脸就红了个通透。

“我有那么可怕吗?你看你吓得!走,咱回家吃饭吧。”

李雨凝一个没忍住,张嘴笑出来了。

“我告诉你哦,今天村长就是知道你退伍,然后让我准备准备好吃的,我有抓鱼,还有野菜,村长那给咱家借了半只老母鸡,我给你炖了个汤,可丰盛了,保准你舌头都吞下去。”

听着李雨凝在一边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可陈海明听在耳中却不是滋味。

野菜,半只母鸡,几条咸鱼。

丰盛吗?

绝不是,对于城里的寻常人家来说,不过是日常饭菜而已,但在小李村却只有过年或者大的节日才能吃的上。小李村太穷了,穷到人均年收入不足一万,成了万元户都要嘚瑟好几天。

“你在想什么啊!”

一旁的李雨凝再也忍不住了,张嘴问道。

“要想富,少生孩子多修路!”

陈海明瞪着眼睛,嘴里的话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从口中蹦了出来。

第三章 萝卜大的野山参

也难怪陈海明发出这样的感慨。

他当兵四年,四年前,村长李治国把陈海明送上入伍火车的时候,小李村便是现在的模样。而四年过去了,小李村非但没有任何改善,反而显得愈发破败了。

其实在陈海明看来,小李村的资源不错,满山遍野都是宝,只可惜一座大山横在了前头,再好的东西也运不到县城里头,更别提卖上价钱了。

想要发家致富,修路可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陈海明好不容易争取到了退伍名额,他可不想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下去。

吃百家饭长大的陈海明从踏上退伍的火车起,就想着如何让小李村富起来。

挣钱,修路!

陈海明抻着脸拉着李雨凝回到家里,连饭也没吃,就转身朝着自己的菜园子跑了。

走进园子中,陈海明直接傻眼了!

这算什么鬼东西?

一堆草药?

“卧槽,这是打算我死了之后不用回来了是吧!”

陈海明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望着满园的草药,心里一阵阵的疼痛,当年可是靠着地里的土豆红薯才有了今天的陈海明啊!

“这可怎么办呦,田都没了我吃啥~”

望着这一片土地,陈海明的心里都是疼的!

一边走一边看,什么草药都有,还有的都已经死了!

“这是野山参?”

陈海明从地上拔起一根小的跟死树根一样的半死野山参,看了几眼,正准备仍的时候,陈海明突然愣了一下,看着手中的野山参,心神一动。

一股生气就从陈海明的右手中源源不断地传进那根半死的野山参中。

本来已经干扁的野山参,这时候,缓缓地鼓起来,愈发的壮大,最后竟然跟一根大白萝卜一样。

“得嘞,这样就值钱了!哈哈哈!”

抱着这么大的野山参,陈海明笑得跟傻子一样。

野山参在现在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但是野山参还这么大,肯定是千年的!

陈海明突然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脑海中蹦出一个大胆的想法,什么时候要是来个恶魔左手,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哈哈哈哈!”

“你在傻笑什么,我都在你身后看你半天了!”

正在不断意想自己以后多么多么有钱的陈海明,突然被不知道啥时候来的李雨凝轻呼一声给打断,只好傻傻的转过头来,藏住野山参。

“哼,快回来吃饭啊!那个萝卜也拿上!没准儿晚上还用得上!”

说着,李雨凝就转身走了。

站在原地总觉得尴尬的陈海明,连忙把野山参狠狠地插进地里,追了上去,两人有一句没一句的说着,回到家中。

一进门,李雨凝突然转身抱住了陈海明。

“你干嘛!”

陈海明也是一愣,想要伸手推开李雨凝,她却狠狠地抱住陈海明,嘴里大声地喊着:“不行!我要生孩子,生孩子了你就不会不要我了!”

陈海明一听,瞬间呆了。

他一头的黑线,轻轻的拍了两下李雨凝的后背,抚着额头无奈的说道:“谁告诉你的?”

“村长!”

李雨凝说着脸上都是红晕,但是倔强的小眼神儿让陈海明也不忍凶她。

这倔老头儿都背着我说了些什么啊。

陈海明一头黑线。

饭后,陈海明再次跑到了草药园子中。

还是同样的手法,加上那个大大的野山参,也算是带了不少的药材。

收拾完,陈海明把它们装起来就出发了,崎岖的山路过后,饶是陈海明的体格也感到有些吃不消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陈海明已经到了县城了。

站在热闹的县城大街上。

陈海明一身迷彩装,背着个大包,显得跟所有人格格不入。

深吸了几口气,缓和了一下疲倦的感觉,陈海明这才站直身子走向了药店。

可能是因为右手的原因,陈海明的身体素质格外好了很多很多,很少会感觉到累,就像这种高强度的,他只要略微的休息一下就可以了。

走进药店中,陈海明望着满满的人都是来买什么保健品的,心中打起了小算盘。

“请问这里收购草药吗?”

陈海明很有礼貌地走到一个身穿护士服的小姐姐面前,面带笑容的问了一句。

“嗯?啊!对不起啊,我们这里是不收的!”

小姐姐只是甜甜的一笑,张嘴回答着。

“哪儿来的野人啊!”

“哈哈哈,跟傻逼一样,还来药店卖药?脑瓜子里面都是水吧!”

对于周围人的话,陈海明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别的。

穿过人群,一个男子突然拦住了陈海明,“你要卖草药?”

“是啊!”

“我看看?”

陈海明也没多说什么,伸手掏出来了一只巨大的野山参,瞬间就让周围的人傻眼了。

“这……这是白萝卜吧!怎么这么大!”

“卧槽,白萝卜?这还真的是傻子啊!”

周围人见陈海明拿出野山参,再次出言讽刺着。

只有那男人深深的看了一眼陈海明。

看着手中的药材很久之后,男人的表情从怀疑到惊喜,再到怀疑,最后忍不住张嘴开始大笑起来。

“哈哈哈,好!我操……不是,小子,这可是千年的野山参啊!你在哪里弄的?”

“我……”

陈海明见终于有一个识货的了,张嘴正准备说的时候,一个胖女人推开人群挤进来了。指着陈海明就开始骂,“你这个小王八蛋,药店里面卖东西?抢生意,老娘这些年都没见过你这有娘生没爹教的!”

“那个女的这么不长眼,一长腿把你拉出来了?我……”

只是这个胖女人张嘴正骂的尽兴的时候,陈海明再也忍不住,抬头看着胖女人。

冰冷的眼神像是千年寒冰融化的冰水,滴在胖女人的心头。

胖女人反应过来了,顿时气上心头,好像受了奇耻大辱,走过去就要伸手把陈海明拉出去,后者此时也是忍无可忍,正要动手的时候,那个拿野山参的男人动了。

男人回过头,看着胖女人说道。

“你被解雇了!”

第四章 挣钱了

“你算是什么东西,你还有能力解雇我了?你回去问问你妈,这么做合不合适!”

这男人刚说了一句胖女人就开始叫骂。

男人忍无可忍,准备走过去的时候,胖女人突然坐到地上,大声的吼起来,“打人啦,打人啦!大家快看啊!有人殴打妇女啦!”

“有病!”

男人只是看了她一眼,无奈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来了一个年轻人,保安的样子,伸手就要抓住男人的衣领,大声的说:“打我妈?你这是找死吧!”

眼看着就要抓住了男人的衣领,陈海明忍无可忍,伸手一把抓住保安的手,一个过肩摔,一百五六十斤的壮汉直接被扔飞出去!

“卧槽尼玛!”

保安站起身子就要冲过来。

这时候,一个女人走了出来,胸口上挂着胸牌‘店长:张美依’。

陈海明抬头看着她,这女人肤白貌美,身材丰腴,一举一动都是诱惑。

只是张美依却锁着眉头看着陈海明,眼中尽是不屑,正准备说话的时候,突然瞥到了站在一边的男人,惊讶的叫道,“总经理,您怎么在这里?”

“你还知道我叫总经理?”

男人很不爽的走过去,看着那美女,缓缓地说道。

美女没有说话,只是恭敬的从口袋中讨出来一个胸牌递给他。后者接住,把胸牌挂在胸前,上面写的正是‘总经理:熊文明’。

“这两个活宝你从哪儿招来的?”

“这,这胖女人只是保安的母亲,有病,所以才来这里打工,因为孩子也是上学的,所以就来兼职!”

张美依张口轻声地解释着。

“我不管他们是你什么人,不要了!咱们店不需要这样的员工,立马开除!”

熊文明说着一甩手,不在看张美依。

那保安此时已经傻眼了,那儿还有刚刚的气势,只能呆呆的看着熊文明,地上的胖女人也是傻的,眼中都是惊恐,正想要张嘴说什么的时候,张美依伸手拦住了。

“刚刚总经理的话你们都听到了,我会让财务结算你们的工资,现在,请你们离开!”

“哈哈哈!”

“撞枪口上了啊!哈哈!”

周围的人不禁都开始大笑起来!

“对不起啊先生,刚刚是我们做的不对,这个野山参请您这边来,我们为您估价!我们收购!”

张美依微笑着走过去,看着陈海明,温柔的说着。

只不过,陈海明却直接无视了张美依,走到熊文明的身边说道:“喂,你们这种正规店还要这种东西的吗?”

“你这孩子说话瑕疵啊!什么叫我们这种店!这种好东西放哪儿都有人要!我要完全是为了拿回去研究一下,顺便卖点儿出去,你不明白这种千年的东西有多重要!”

“对了,你是从哪儿弄得?”

熊文明说着说着就把话题再次转过来了。

陈海明只是微微一笑,解释道:“我是专门采药的,这东西啊,是我在山中采药的时候遇到的,不然,你以为我身手这么好?”

熊文明这才点了点头,似乎解释了心头的疑惑,要是陈海明不解释身手问题的话,他马上就会报警,毕竟这种贵重的东西能拿出来卖,很大的可能不是偷的就是抢的!

“先生,请您这边……”

“那什么,你那么想要,你能给多少钱啊!”

张美依被无视之后望着周围人的目光,红着脸,再次凑上去问,只是再次被打断了说话。

“你想卖?我想想啊!”

“那你想吧,我去找下家!”

陈海明根本就不给对方考虑的机会,拔腿就走。

“不是,你听我说话!”

“我只要价格!”

陈海明压根儿就不停他说完,这参确实是真的,只是被陈海明用生气催生的,自然不能化形,但是肯定比市场上面真的化形的都要好!

“这样吧,我给十万!就冲着没化形!”

熊文明说着伸手就要拿走野山参。

陈海明却直接躲开了,望着熊文明张嘴就说:“你怎么不冲着它长这么大个儿,按白萝卜算给我二十块?”

说完转身就走。

熊文明连忙追上去抓住陈海明,说道:“小兄弟,这样好不好?你看看啊!我这里虽然不多,但我能给你五十万,但是有高不少了,都是我买房子的钱了,你给我吧!”

“我这个价格是因为识货,你要是那别的地方不识货的要都不要啊!”

“好!看在你诚心的份上,一百万!”

“你这小子!好!好!”

熊文明见陈海明坐地起价,还没说看他又要走,连忙答应。

“这是五十万支票,你下次来找我,我直接给你剩下的五十万!”

“不要,我现在就要全部!”

“好好好!”

熊文明现在也是被陈海明搞得害怕了,只能不停的打电话,好一会儿才写出来一张支票。

陈海明走出门,直奔银行,把支票兑现,存到自己的账户中,这才放心的揣着自己的白金卡屁颠儿屁颠儿的往回走。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

陈海明已经站在了村口,除了刚刚摔跤衣服上面泥土,跟出去的时候没什么差别,就是包下了一点,里面其它的草药都还没有卖出去。

“海明回来啦!”

“今天干嘛去了?”

村里人见到了陈海明都是笑眯眯的,不停的问候,毕竟陈海明的手段还是放在哪儿的,生病这种事情还是说不准要不要求别人的。

“海明!你回来啦!干嘛去了啊!”

李雨凝一尊望夫石,站在篱笆墙边静静的望着村口,见到陈海明的瞬间,连声叫喊,待到他看过来的瞬间,又拉着脸,撅起嘴来。

“我去卖药了,晚饭做了?”

陈海明连忙跑过来,站在李雨凝面前挠了挠后脑勺,轻声地回答。

“嗯啊!就等你回来啊!你的东西我都归置好了!”

李雨凝说着眼巴巴的看着陈海明,感觉他还是不会哄自己之后,只好作罢,伸手拉起陈海明,一边往家里走一边说着。

两人走进房间。

陈海明简单的说了今天的事情,重点全都忽略。

李雨凝虽然一直在山村中,但是还是上过学的,村长教导她很多之后觉得她可以上学了,就把她带去县城,几年的时间她早就读完了,因为想等着陈海明回来,一直都没有出去,留在村子中。

快速的吃完饭之后,陈海明直接就出门了,留下李雨凝一个人鼓着嘴收拾着家里的东西。

夜晚的村子里很安静。

陈海明快步地穿过村子,走到村头李治国的家中,敲响了门。

第五章 白龙

“咚咚咚!”

“谁啊!”

“村长,是我,海明啊!”

“来了!”

李治国一听陈海明来了,赶忙走出来,拖鞋踩在地上哒哒作响。

不一会儿门就开了,李治国打开门看着一脸微笑的陈海明,有些疑惑的问道:“海明?这么晚了来干什么?”

“村长,找你有事呗!”

陈海明说着就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李治国白了他一眼,让开身子,叫他进屋坐下。

进门还没等陈海明的屁股落下去,李治国的拐杖已经架在凳子上了,指了指里屋说道:“老婆子睡了,你有话快说,说完滚蛋!”

陈海明只好再次站起身子,问道:“村长,你说打通我们前面的山头要多少钱?”

“千八百万是肯定少不了的!”

“哦哦!”

“怎着?”

“我这里还有一百万,村长看看能不能先看看,不够我再说好吗?”

说着,陈海明便掏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过去。

只是李治国却看着陈海明,眼中都是震惊,半晌没有动一下身子。

“村长?”

见李治国此时已经傻了一样,陈海明轻声地叫了一句。

只是李治国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呆呆的看着陈海明,又把眼神转移到了他受伤的银行卡上面,本来清明的双眼此时变得通红。

“海明,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治国沙哑着嗓子,颤抖着右手,指着陈海明手上的银行卡。

陈海明轻轻一笑,说道:“村长,村子养了我这么久,我长大了还不尽个力为村子谋点福利?再说了,老是翻山越岭的去省城也不是个办法啊!”

“这可怎么受得了?”

李治国看着银行卡,奖助身子几分钟,才伸手去接,又把手缩回来,轻声地重复着嘴中的话。

“哈哈,拿着吧,村长,你也不忍心看到村子里面越来越苦吧!”

说着,陈海明直接把手中的银行卡塞进了李治国的手中。

“孩子……这!”

拿到银行卡之后的李治国站在原地,半晌才反应过来,这事情不是没提过,那还是几十年前了,但是村里人都苦,没有钱,动手的话又是都还有农田,那是主要的收入。

沉默之后,李治国正要抬头想要说一句感谢的话,却发现陈海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李雨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入睡了。

看姿势应该还是想等陈海明回来再睡的,趴在桌子上面睡得很香。

说实话,李雨凝长的真的很漂亮,柳眉朱唇,高鼻梁,水灵灵的大眼睛,放在城市中,怎么说也是女神中的女神。

再加上长年一个人生活在村中,身材也是很好,洁白的皮肤,高耸的胸部,盈盈不堪一握的小腰,一米六的身高却长出来一米一的大长腿,全身上下几乎都没有缺点。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脖子以下全是腿。

“睡吧……”

陈海明轻声地说了句,走到李雨凝的身边轻轻的抱起她。

“好轻啊!”

抱起李雨凝,陈海明不自然的低头看了一眼,那一块雪白在眼前晃过的瞬间陈海明连忙抬起头来,不再看。

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很想看,但是身体不允许,可能是当兵太久了。

“唔,你回来了?”

李雨凝在鲜明的怀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醒来了,看着陈海明正抱着自己,竟然没有一丝一毫的惊讶,反而很正经的看着陈海明问了一句。

“嗯?你醒了?”

“嗯……我醒了!我早就醒了!”

李雨凝面无表情的回答着,只是陈海明把她放到床上的瞬间,她却直直的倒下去了。

“合着是睡懵了啊!吓我一跳啊!”

陈海明说着,转头看向了窗外。

翌日,清晨的阳光照射在陈海明的脸上叫醒了他。

陈海明正想要坐起身子,却发现李雨凝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滚到床下来了,紧紧的抱着他。

昨晚陈海明想了又想还是打地铺了。

毕竟自己现在还是没办法接受突然之间多出来了一个媳妇儿。

好在李雨凝没有压住右手,陈海明也好把右手抬起来静静的对着阳光,被阳光照射之后,陈海明心神一动,手上顿时多出了一阵微弱的金光,细看之下,好象阳光都被他的右手吸收了一样。

这件事陈海明也是无意之间发现的。

记得有一次任务的时候,陈海明受了重伤,把右手按在伤口上很久之后伤口倒是痊愈了。

只是右手感觉很无力。

无奈之下他只好睡在深山中,第二天一早右手被阳光照射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右手很温暖,发现了右手的力量并不是无穷无尽的,还是需要给养的,而阳光就是最好的给养!

“唔?你醒啦!我去做早饭!”

陈海明放下手臂时不小心碰到了李雨凝的肩头,却没想到轻轻的碰一下就吵醒了她,她也傻傻的揉眼睛,站起身子,也不管自己的衣服有没有乱。

陈海明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就看到了那圣峰上的红晕。

干咳一声。

陈海明站起身子,拉过李雨凝,轻声地说道:“你先穿上衣服吧,都不知道你什么脱得!我去给你做饭吧!”

别的不会,简单的煎鸡蛋什么的陈海明还是会很多的。

等到他出门之后,还站在原地发呆的李雨凝还在抬手揉着自己的眼睛。

许久之后,陈海明端着一个盘子,两两片金亮的鸡蛋饼静静的躺在上面,陈海明看着李雨凝还在发懵,轻轻的拉过她,“吃饭了!”

李雨凝却只是望着盘子,半晌才反应过来,“啊?明哥……我……”

“好了,快吃吧,吃完了我还要出去呢!”

没等李雨凝说完,陈海明就夹起一块鸡蛋塞进她的嘴里。

陈海明倒是没什么,刚刚在厨房整理的时候已经吃了很多了,这会儿喂完了李雨凝,看着她简单的梳洗之后,陈海明便出门了,说了一句中午不回来就走了。

留下李雨凝一个人鼓着个嘴在家里。

还是老样子,陈海明直奔自己的药草院中,随手抄起来一个草药转身就走,背着包正想着再次穿越山林的时候,陈海明放弃了,再摔一跤估计心态都崩了。

左思右想之后,陈海明还是走回了村子。

陈海明的脚刚抬起来,还没走动,突然半蹲下身子,手一翻,瞬间多出来一把匕首,转头看着身后的小山坡,一股杀气猛地迸发,又快速的收回去。

若有高手在场,肯定很震惊,陈海明年纪不大,竟然能把杀气收放自如!

“谁?”

陈海明轻轻的叫喊一声。

只是没人回答。

“难道是我精神太紧张了?也是,谁还跟我来了不成?”

陈海明自嘲一句,转身准备离开。

“嘶~”

一阵响声。

陈海明手中的匕首毫无征兆的突然飞射出去,他的身体也随着匕首的冲出冲过去。

只是到到了小山坡的角落中,陈海明望着地上已经被匕首紧紧钉在地上的一条长蛇,陈海明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这蛇十来年了吧!不对啊!三四年,我去……”

看着通体雪白的长蛇,陈海明扭头看了一眼草药园子,心中有了想法。

难怪了,这长虫整天泡在药香中,自然珍贵!

陈海明想都没想,伸手按住蛇头掏出一个指环挤出蛇胆,把长蛇人道处理之后放进包中,手中一阵金光,蛇胆顿时泛起了晶莹的绿光,又把它装进本来预备放草药的盒子中。

陈海明咽了一口口水,转身走向了自己的发小—赵华家中。

站在一栋熟悉的房子面前,陈海明沉默一会儿,还是走进去了,多少年都没有找他了?

“你是?”

“陈海明!”

“海明?你都完全长变了!之前一直听说,就是没见到你人啊!”

一个体态丰腴,长相甜美的少妇见陈海明站在门前,询问过后,眼中都是惊喜。

第六章 白萝卜火了

“你是刘玥儿?”

陈海明也是呆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可是当初学校里面的校花啊!

“嗯嗯,是我是我!多少年没有见到过你了!”

“是啊,你们?”

“嗯!”

刘玥儿说着,眼中却没有半点幸福的感觉,她晃了一下神,见陈海明还站在门口,连忙招呼着让他进去坐。

陈海明只是挥挥手,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来借一下摩托车的,我要去一趟县城!”

“你用你用,没事的,这车子放在家里没人用的,赵华一直在城里打工,都不回来的,要用你就直接来拿!”

刘玥儿温柔一笑,她说着双手不断地放在自己的围裙上擦拭着,丝毫不见当年高冷的模样。

简单的寒暄几句之后。

陈海明留下了一颗小小的野山参说是当作礼物,之后就转身出门了。

村子里面不是没有外出的路,但十分崎岖,陈海明翻山越岭的只是为了节省时间,要是走大路的话要绕过两个人山头,肯定是很花时间的。

陈海明骑着三轮车走在山路上,一直颠簸,也不敢骑太快,好不容易到了镇上,路况才比之前好了一些。

只不过,刚刚到县城,却发现这次县城里居然有了很多新广告,而且无数广告跟他之前卖出的白萝卜相关。

陈海明一路走一路看,觉得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什么了?

他知道小野山参的功效很是强大,不过能够把他那个白萝卜那么快宣传,他还是很意外。

然而,到底这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一时之间也很难得出结论。

还好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个白萝卜是他的功劳,要不然,说不定会给自己惹来麻烦,这个世界上,嫉妒眼红的人还是有的。

只不过,心里面还是挺高兴的,这个免费的宣传一出,以后想要带领村民发家致富不是就有着落了?

“你们说,这么大的野山参,得长了多久了?”

“就是,你们看,跟白萝卜似的,我在电视上见过,很小的野山参,都很难遇到,别说这么大的。”

“这个人真是走运,挖到这个宝,下半辈子一家老小的吃喝都不用愁了。”

“……”

所有人都议论纷纷,唏嘘不已,多么希望,自己有一天一不小心也挖出来这样的宝贝。

陈海明也只是摇摇头,看来,自己的这个右手的确有很大的作用。

此时天气依然有些燥热,然而人们对这个白萝卜讨论的热情,更是不会因为天气的原因而有所减少。

好不容易到了药店门口,陈海明依然风尘仆仆的样子,一看就是从乡下出来的,身上就是跟那些城里的有钱人不一样。

而陈海明还没有进去,就已经有店员迎了出来,这让他很是奇怪,而且,突然间被人服务,让他反而有些不自在。

“陈先生,您来了,来,快坐,我去给您接杯水。”

店员态度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让陈海明更是纳闷。

上次,明明看到他,这几个店员都爱答不理,这次,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似的。

“来,喝水,请问您这次,是有什么事情?”店员把水拿了过来 还一直笑脸相迎,看来,那个白萝卜的作用真不小。

陈海明只是笑笑,这种趋炎附势的人,跟她计较那么多干什么?

“有人吗?我买盒药!”

有一个客人过来,听上去急匆匆的语气,而且还有些傲慢,没想到这个店员立刻过去,“吵什么?想要什么说不就得了!”

突然间变得这么不耐烦,让陈海明更是撇了一下嘴,果然,溜须拍马是每个人都会的技能一样。

“我嗓子不舒服,给我来两盒清嗓子的。”

“知道了!”

两个人的画风,看上去极不协调,一个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想要所有人都看得起他,一个人却偏偏不把他放在眼里。

陈海明故意清了一下嗓子,“我水喝完了,再给我续一杯。”

“来了来了,陈先生,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去。”

店员立刻又恢复了她的笑脸,甚至还有些夸张,对旁边这个客人,更是不屑一顾。

“切,一个乡巴佬,有什么了不起?”

这个人看上去也那么粗俗,看到这个店员居然对陈海明都比对他态度都好,心里面更是气不过,干脆拿着药就走了,连钱都没有付。

第一次跟有钱人占上风的陈海明,心里面还是很得意的,刚刚就是想再试探一下这个店员,没想到她真的上套了。

不过,也正常,就是这个世道,谁有钱谁是爷,这个店员上次看到那对母子狼狈离开,这次总是要长些记性。

“陈先生,您可来了,你要知道,我等你等得很辛苦的。”陈海明正在暗自得意,一阵声音从背后发了出来。

熊文明!

看上去一脸奸商的样子,不过,各取所需,陈海明没有找到更好的买家,暂时就跟他打交道。

陈海明看了他一眼,果然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熊文明也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家伙!

“陈先生,你可要知道,我这放弃了很大一个单子,就是为了亲自迎接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熊文明那一脸奸诈的样子,让陈海明很是无奈。

“我跟你非亲非故,你会放着自己的肥肉不要,专门过来找我?说白了,你不就是想要东西?说那么冠冕堂皇干什么?”

陈海明也不想跟这个人说什么好话,本来就见不得这些人道貌岸然的样子,这个时候的左右逢源,更是让他都起鸡皮疙瘩。

本来他就是一个十分耿直的人,在部队里面锻炼了几年,这种性格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还更加不会拐弯。

“陈先生,看你这话说的,买卖不成仁义在,而且,你也知道,我这也是小本生意,上次一次性把钱付给你,我得周转好一阵子,不过,我也识货,那东西的确是宝贝,你以后如果看到了,能不能还卖给我?”

熊文明那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的确挺可恨。

不过,那个东西,既然他那么想要,那就干脆把通过自己右手变来的白萝卜卖给他,自己想要带领全村致富,怎么能少得了资金?

“我知道了,不过你既然是干这一行的,你也得懂,这东西可遇不可求,这辈子我都不一定能见到。”

陈海明虽然知道自己的右手有这个功能,但是也不是随时随地都可以,还是先不把话说的那么满。

而且,如果有人出了更高的价钱,自己为什么还要把东西卖给他?

“嗯嗯,陈先生,我知道,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最公道的价钱。”

熊文明说这话一点儿也不脸红,这个陈海明,看上去就不识货,而自己上次的确利用那个白萝卜发了一笔。

陈海明看着他,心里面“咯噔”一下,那个药盒他一直都小心翼翼地捧着,害怕会有什么闪失,这次,就是希望能够卖个好价钱。

那个蛇胆一定是一个稀缺品种,跟那个白萝卜比起来,不一定谁更值钱。

要不要去别的药店再看看,陈海明不知道。

然而,蛇胆要保鲜是有条件的,自己家里面那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长期保存,如果处理不当,药效便会大打折扣。

第七章 再次成交

陈海明正在犹豫之际,熊文明倒是先开口了。

“陈兄,你今天带过来了什么宝贝?”

其实他已经盯着陈海明的箱子很久了,想让陈海明亲自说出盒子里面的东西,然而半天没说,他已经等不及了。

陈兄?

刚刚还陈先生呢?这个熊文明,可真是会套近乎。

罢了,自己就是过来卖它的,总不能再带回去。

“不是那个白萝卜,不过,也是一个宝贝,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陈海明此时还故意卖起了关子。

“什么宝贝儿?”

熊文明故意瞪大了眼睛,就知道陈海明这个人不简单,所以他跟店员交代以后可一定要把陈海明当成贵宾,如今他可是*爷。

陈海明打开盒子,应该绿色的蛇胆立刻显现了出来,甚至还带有绿光!

熊文明盯着一直看,真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能有蛇胆会发光!

店员们也都把脖子伸得挺长,她们更是没有见过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本来,他也不算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对于各种中草药,他认识的也不少,然而陈海明几乎每次都可以刷新他对药品的认识。

“这,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熊文明确定这是一个蛇胆,然而这种蛇胆,他第一次看到,也一定是可以卖一个好价钱的。

“我今天去采药,看到一条金色的蛇,我就知道,这种蛇跟普通的蛇还是有很大不同,长年在草药里面生长,药用价值我就不说了,你可要知道,为了它,我半条命都搭进去了。”

陈海明如果不是因为有一个神奇的右手,就算再借给他十个胆子,估计他也不会去碰那条蛇,那种蛇的毒性可是一瞬间就可以让一头大象一命呜呼的。

熊文明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的确是好东西,不过这次,又该开出什么样的价钱?

“我知道,我都看到过不少蛇胆,然而你这个样子的,我还真是第一次看到,的确是珍贵的东西,陈兄,既然来了,就把东西卖给我不就好了?你先说说,想要什么价钱?”

一到价格,熊文明也想听听陈海明的,如果自己把价格说高了,那不就亏了?

“二百万!”

陈海明立刻脱口而出,他一进县城,就知道上次那个一百万肯定亏了,这次,怎么着也要把价钱要回来!

熊文明眉头一皱,这个东西,的确值那个价钱,而且还会更多,不过,跟上次那个白萝卜比起来,还是白萝卜更值钱,这个蛇胆怎么能比白萝卜还贵呢?

“海明兄,别开玩笑了,我知道,这个蛇胆价值不菲,可是,怎么可能?你这有点儿狮子大开口,不厚道了吧?”

陈海明如果真的识货,上次就不会把那个白萝卜一百万卖给他,这次,怎么着也要宰一刀。

“不厚道?这个东西可比上次那个山参辛苦多了,我要双倍怎么了?而且,你也可以卖出更好的价钱,我们谁也不欠谁的,你爱要不要。”

说完准备站起来离开。

熊文明一把拉住他,“海明兄,有事儿好商量,你看你急什么?”

陈海明又拿过来一个宝贝,熊文明就想发一笔横财,怎么可能就这么错过了?

“买卖双方自愿,你给不了我想要的价钱,为什么还要让我待在这里?到底要不要,痛快点儿!”

就知道熊文明是一个生意经,对于这种人,还是给他点儿眼色看看。

“海明兄,我说了,这是个好东西,我当然想要,你看你来都来了,就是价钱,我们能不能再商量?”

熊文明也是很急切,自己通过白萝卜已经有了很高的声誉,如果这个时候再拿出一个宝贝,那连开连锁店的钱都有了。

“不能,就二百万,不要我找别人。”

熊文明越是着急,陈海明就越不会放手,没有卖过这些东西,所以到底价值多少,他不知道,不过,就凭几乎没有人能够取到他,就一定可以是个好价钱。

而且,这个熊文明,一个生意经穷追不舍,那就一定可以值不少钱。

陈海明不会做生意,这个套路,他还是懂的。

“海明兄,这样吧!一百五十万,我都付给你,二百万的话,你去找别人,它也不值这个价,而且你看,你已经来了,现在天都快黑了,拿着钱早点儿回家,万一路上被人抢劫了,那不是亏大发了?”

熊文明看陈海明态度还挺坚决,但是不想拿二百万,所以干脆自己也说个价钱,也给他分析一下。

陈海明也不傻,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

“一百八十万,要不然我就走人!”

陈海明知道晚上路不好走,而且一路小心护着这个东西,回去再带回去划不着,不过,还是想把价钱尽量卖得高一些。

“好好好,我怕了你了好不好?一百八十万就一百八十万,不过,海明兄,如果以后,再碰到好东西,记得告诉我,我还是很乐意的。”

熊文明在生意场上打拼了好几年,最划算的还是跟陈海明的交易,而且每次陈海明拿出来的东西都是价值上等的,如果可以跟他合作,一个就可以把自己之前几年的钱都赚到手了。

“那你先把钱拿出来,要不然,我不会给你。”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不然,如果把东西给他,这家伙翻脸不认人,就算他浑身上下有多少张嘴,也说不清了。

熊文明赶紧把支票拿出来,“海明兄,你还不放心我?我这么大一个店,如果不讲信用,那不是砸自己家招牌,而且,我以后还指望你给我提供货源,怎么可能言而无信?”

说完就把支票递给了陈海明。

一旁的店员看着都傻乐,只要他们交易达成,老板别提会有多开心了,上次准许她们提前下班,还发了不少赏金,这次,估计老板心里也乐开花了。

只要老板高兴,那么员工的日子也会好过一些。

所以,她们才会把陈海明当贵宾,现在,他可是他们整个药店的*爷。

陈海明把支票拿到手里,就匆匆离开了,天的确快黑了。

他只有一个神奇的右手,没有一双神奇的眼睛,晚上一个人骑着摩托车,还是挺危险的一件事情。

只不过,蛇胆的价钱,他还算满意,比预算多出很多,本来以为,一百万而已,不过熊文明穷追不舍,他当然想要更多。

第八章 虚惊一场

陈海明还并不知道,野山参落到了熊文明的手里,他拥有惊人的价值,熊文明更是将野山参卖出了天价,而且由于广告力度太大,整个县城都在热议这个比萝卜还大的野山参。

山参到底有多大价值,即使对医学药品行业不了解,也应该知道这是多么罕见的东西。

那是古代皇帝都不一定能够遇到的,而且可遇不可求,陈海明只是通过神奇的右手把它变成了萝卜大小,自己也算是赚到了。

熊文明更是赚到了,他辛苦打拼几年,也不会有那么高的收入,现在终于有了!

不过,人总是贪得无厌的,有了第一次就想有第二次,他已经把陈海明当成了摇钱树,如果不是自己人员有限,他恨不得派人盯着陈海明,害怕他给跑了。

不过,陈海明无论你挖出什么样的宝贝,也是一个乡巴佬,要不然,也不会把那个野山参一百万卖了。

陈海明一直没有回家,李雨凝很是担心,可是连通讯工具都没有,只能在家干着急。

实在是等不下去了,李雨凝就去找村长,或许村长会有办法,也许是有什么事情跟村长商量还没回来,所以先过去看看吧!

“孩子,这么晚了,你不在家陪海明,过来干什么?是不是海明那小子欺负你了?”

李治国的家门没有关,刚刚支上桌子准备在院子里吃饭,李雨凝就过来了。

“没有,爷爷,海明,海明没有欺负我。”李雨凝吞吞吐吐的。

看得出来,陈海明肯定不在这里,可是都这个时候了,他到底去哪儿了呢?

“那你怎么了?”

李治国也算是见过不少人,看人的本事还是有的,李雨凝语气眼神那么不正常,李治国怎么可能感觉不到?

“没怎么,就是,海明他今天下午出去了,到现在没有回来,我有点儿担心。”

李雨凝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不想让村长担心,而自己现在也很慌张,所以还是说了出来。

“什么,这小子是不是太不像话了?他什么时候出去的?”

村长一听也急了,陈海明刚刚回来没几天,该不会是迷路了?

“下午就走了,挺匆忙的,一直没有回来。”李雨凝都要哭出来了。

“这样吧,你先回家等着,我借个三轮车去镇上看看,这小子做事不是那么莽撞的,你别担心了。”

李治国这下连饭都吃不下去了,陈海明可是他看着长大的,跟自己的孙子一样,这个时候都没有回来,怎么可能不认人担心?

“村长,我也想去。”李雨凝之前一个人住了那么久,都没有害怕,现在反而陈海明回来不在家,她害怕了起来。

村长媳妇儿走了过来,“孩子,我知道你担心海明,不过大晚上,你一个姑娘家不安全,说不定海明回来找不到人,又出来找你,那不是就有点儿乱了?你在家等着就行了。”

李雨凝只能点点头,她跟着似乎真的解决不了什么问题。

村长刚刚走到村口,就看到陈海明骑着摩托车回来了。

“村长,这么晚了,你还要出去?”

陈海明一脸惊讶,大晚上的,村长骑着三轮车是要去干什么?

“你小子回来得真是时候,要是在镇上碰见你,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

村长立刻大声呵斥起来,语气里面还是很担心,倒是陈海明一脸茫然,怎么了?自己最近刚刚回来,没有闯祸啊!

“村长,怎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人家李雨凝担心你,等不到你,去我家了,我一口饭没吃,就骑着三轮出来找你了,你说说,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

陈海明这下子明白了,好像这个时候回来是有些晚,而且由于路不好走,他也没有骑得太快,不过还是差点儿摔跤。

“村长,对不住,让你老人家担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这样好不好?去我家,我们爷俩喝两杯,我给你赔礼道歉,而且,好久没去我家了吧?”

没想到回来晚了,还有人记挂自己,虽然挨了一顿骂,不过,陈海明心里面觉得暖暖的。

“哼!”

李治国把三轮车调了个头,就跟着陈海明一起回去了。

陈海明没什么事儿,平安回来了,他也就不用再担心了。

“我不去你家了,家里刚刚做好饭,我还没吃呢!有机会,我可要好好宰你这个小子一顿!”

村长也要跟家里人说一声,要不然家里担心的可是他了,而且,今天也不是一起喝酒的好时候。

陈海明笑着点点头,家里人做好了饭,不吃是有点儿浪费。

刚刚回到家,李雨凝立刻上去搂着陈海明的腰,把陈海明吓了一跳。

“你去哪儿了?这么晚才回来,你知不知道,你都吓死我了!”

李雨凝的语气也很急切,听得出来,对他很是担心,只不过,动作这么亲密,让陈海明很不适应。

“没什么,我就是去县城办点儿事儿,耽误了时间,我都这么大的人,还在部队里面训练过,能有什么事儿?”

陈海明可是不能把自己神奇右手的事情说出来,这种事情,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而且,哪里会有人相信?

“那我也担心,万一你遇到小混混,你一个能打得过一群?”

看到他平安回来,李雨凝也不再担心了,只不过还是心有余悸。

“你就不能念我点儿好?再说,小混混要钱,我又没钱!”

陈海明还是小小地开了一个玩笑,让一个小姑娘为自己担心,心里面还是过意不去。

“那也不一定,万一看上你的人怎么办?我可是已经非你不嫁了。”

李雨凝说着,脸都红了一圈,陈海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好了,别开玩笑了,我饿了,饭好了没?”

折腾了一天,当然饿了,陈海明回来的路上肚子已经抗议了。

李雨凝才缓过神来,低着头,“我只顾等你,忘了做饭了!”

陈海明无奈地摇摇头,“这样吧!我去熬点菜汤,你去邻居家借两个馒头。”

没办法,谁让这个姑娘记性不好,而且,好像厨艺也就那么回事儿,没有完全认可人家,就让她一直给自己做饭,好像不太好。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请联系站长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ixun157.com/xzzs/1673044412155676.html